手中的刀横劈过来,夜赫低身躲避,可惜他的身高太高了,头上的发髻被打散,一缕头发被削下来。

  夜泽眼中的狰狞更加强烈,“夜赫,这都是你们逼我的,看招。”

  眼看着夜赫的毒解了,那耶再不敢大意,现在只想将凡达给杀了。

  两个人对上,凡达自然也不会再病歪歪的躺在床上,游龙一般的身影飞快的冲着那耶而去,此时身上疼的厉害,扯动了背后的伤,伤口流下蜿蜒的血迹。

  房中的打斗自然很快惊动了外面看手的人,二十几名带着佩刀的兵闯进来,手中的刀直直落向凡达。

  “你们还不快过来杀了他?”凡达想速战速决,下手带着鱼死网破的冲劲儿,几下打在那耶的身上,受伤的那耶吐出一口鲜血,立刻大吼出声。

  这些人都是那耶跟夜泽的心腹,自然立刻涌向两个人。

  冲进来这么多人,本对凡达有利的一方,顿时被对面的人压着打。

  凡达本就有伤,夜赫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  两个人刚才也只是在硬撑,凭着强大的毅力这才支撑住,这会儿有些力不从心。

  夜赫身上被重新划伤了伤口,凡达背后的伤又被交叠上一道伤。

  凡达一手撑着剑,另外一掌打在趁机想要偷袭的那耶身上。

  “噗!”同样整个身子踉跄的后退了几步,一大口鲜血跟着吐出来,格外的狼狈。

  那耶看着凡达的惨样,脸上露出狰狞的笑,举起手中的刀,怒吼一声,道:“你去死吧!”

  “可汗!”夜赫眼睁睁看着那耶的刀砍向凡达。

  “铮!”剑身跟刀芒摩擦出来的火花让凡达的耳朵出现瞬间的轰鸣。

  紧接着眼前一阵冷风扑过来,凡达睁开眼,才发现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将这致命的一刀挡下来。

  凡达松口气,他就知道――

  那个女人还真是喜欢口是心非,明明不想要自己的命,还让陌染来救他,为何非要说伤人的话呢?

  如果玉瑶在这里一定送他一句话:娃子,你真的想多了,我纯粹是为了两国的利息跟百姓,你真没这么大脸。

  不过陌染用实际行动来维护了凡达,那耶了就疯了,“陌染,你别忘了,这凡达可是你的死对头,他不仅派人绑架了你的夫人,现在还将人关起来,等他重新得了势,你也别想活着走出邹城。”

  那耶面对陌染,双腿都止不住打起了哆嗦。

  他不仅是在怕陌染,更重要是在担心凡达。

  一旦凡达重新走出这间房子,他下面的人也就不会被他掌控,那他的下场……

  那耶现在真恨不得将夜泽给生撕了。

  他听信了这个男人的话,才没带几个人进城,他的人还在邹城之外。

  如果他死了,那凡达的反扑,他的那几个儿子又如何是他的对手,他这么多年的经营岂不是全都为他做了嫁衣?

  不,不能有这种可能!

  “你觉得本将军是那种被他掌控的人吗?”陌染轻飘飘的话落下,那耶在心里咯噔一声,顿时没办法安定了。

  他说的没错,他这会儿人不就站在了邹城之内吗?

  “不过你说的也对,一个男人总想着觊觎我夫人,我这个做丈夫的还真是不爽。”那耶就像又看到了点点希望。

  “你说的没错,这个人就是衣冠禽兽,今天不杀他,恐怕将来他还会派人抓走尊夫人。”那耶还真是见缝插针。

  “闭嘴,你这话本将军听着刺耳!”陌染手中的剑挽出无数的剑花,转眼挡在那耶面前的人就没了气息。

  “陌染你……”那耶心底的惊涛都快无法维持表面的平静了!

  “谁都不能在本将军面前说我夫人的坏话,哪怕一丝一毫。”陌染的话掷地有声,将那耶心底砸出来惊涛骇浪。

  甚至连他身后的凡达都惊了一下,接着就是满心的苦涩。

  这恐怕才是那个女人一直喜欢他的原因,一个男人,可以毫无保留的守护你,甚至不让她名声沾染半分的污名,他果真配的上她。

  “陌将军放心,这次绑人并不是我下的命令,等这里处置好了,我会亲自送大将军跟夫人出邹城。”凡达的声音同样坚定,陌染勾唇。

  恐怕这里面的含义只有他们两个人清楚。

  这并不止是放他们离开,还有凡达的痴心妄想。

  不过能掐灭一朵是一朵,这瑶儿就是引人的蝴蝶,恨不得每朵花都跳到它身上去,这怎么行?

  看来这家伙识时务的份上,陌染轻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

  见陌染完全站在了凡达这边,那耶也不傻,这会儿相比在这里等死,倒不如先走为快。

  再说,相比他,恐怕陌染给外面的将士带来的震惊会更大,他何不趁机混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空间农女:将军赖上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浪和苏若雪只为原作者鱼果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果酱并收藏空间农女:将军赖上我最新章节